第50章破镜重圆

    蒋氏第二天发出新闻公告,谁能让破镜重圆,蒋诺辰送出百分之二的股份。

    此消息一出,引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蒋氏百分之二的股份啊!一年怎么也得有几十万,靠着它,就能一辈子清闲到老了!

    重利之下,必有勇夫。来人络绎不绝,都号称能让破镜重圆,蒋诺辰让他们一一试了,可都是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近黄昏,蒋诺辰拿着碎镜子发呆。

    自己当初伤的她太狠了,所有现在想在一起才会那么难。

    都是对自己的报应。

    第二天,蒋诺辰提价到百分之五,第三天,百分之十,来人很多,可结果都是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蒋诺辰推了所有事情,买了工具把自己和碎镜子关在一起。一点一点的试,一点一点琢磨,终于在一周后,把镜子勉强重合。

    刚出门,人就昏倒了,被送进医院,手上还是视若珍宝的捧着镜子,扣都扣不下来。

    汪雪赶过来,看着男人的样子,当场就哭了,抹抹眼泪,杀到童雪那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在折腾什么?好好在一起不行吗?非要互相折磨。他进医院了,手里还捧着你那面破镜子!扣都扣不下来,跟抱个孩子似的!你满意了?”汪雪双手叉腰,大声吼着。

    “住院了?”童雪轻轻问着,眼中有担忧闪过,很快又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汪雪看着女人平淡的样子,气得胸口疼,一抬手,差点指在对方脑门上,“能不能长点心?好好结婚,花好月圆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装什么好人?你不也喜欢蒋诺辰吗?趁着我们分开,你好好把握啊!”强忍心酸,童雪满眼讥讽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汪雪气得发抖,话都说不全乎,转身要走,却听见砰一声,回过头一看,童雪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赶忙打了120,送到医院,医生抱怨开了,“我说出院影响你治疗,你看看吧!”

    汪雪一愣,连忙打听,医生生着气,就把情况一五一十说了。

    于是,童雪醒了后,就看见小姑娘哭的跟个兔子眼似的,正坐在旁边抹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了?”她皱着眉。

    汪雪点点头,哭的话都说不明白。

    童雪叹口气,拉着汪雪的手,一字一句说着,“这件事,就烂在心里。我的情况不一定,蒋诺辰还年轻,不应该被耽搁的。”

    汪雪怔怔看着她,再也忍不住,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哄完了小丫头,童雪再次要求出院。医生气得发抖,直说她对自己不负责。

    童雪苦笑,自己要是住医院,万一蒋诺辰起了疑心,顺手一查,还真瞒不住他。

    真正爱他,怎么能让自己困住他呢?

    见她态度坚决,医生无奈同意了。

    带着一大堆药,童雪再次回到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蒋诺辰也醒了,医生说他是劳累过度,建议再住两天修养修养,他态度强硬出了院,跑到童家。使劲敲门,童雪却不开,看见女人站在二楼窗口处,他举起镜子,高兴大喊着:“我把镜子重合了!你开门,我们能在一起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