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结婚证

    东西不多,只有一个本子,上面都是汪倩的肖像画,落款都是一个,爱你的妈妈。

    画上的小女孩栩栩如生,一笔笔,都是一个母亲深沉的爱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童景在监狱里遇到了什么,不过是被判了七年,让她没了生的意志。

    他把本子交给了汪雪,交代她孩子大一点再给她。

    汪雪沉默,终是点头。

    童雪知道消息,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不高兴也不难过,只是还是会感叹,感叹生命无常吧?

    蒋诺辰提了几次,两人结婚,都被女人打着哈哈过去了。直到有天晚上,他看见她抱着胸坐着发呆,时不时就发出声叹息,才明白,她的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他悄悄策划着一切,选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,带她来到民政局。

    “蒋诺辰,你……”童雪眼里有阳光,话都说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蒋诺辰笑,拉着不知所措的她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再出来,拿着红本本。

    童雪一路捧着,宝贝的放在胸口。

    到晚上,也只是小聚。喊了汪雪过来,弄了一大桌菜,就算庆贺。

    “你们总算花好月圆了,我在边上看着都心急!”汪雪喝红了脸,举起杯感叹道。

    蒋诺辰微笑,碰杯一饮而尽,童雪就盯着他看,眼神哀求,“大喜的日子,我就喝一杯?”

    男人摇头,一脸坚决。

    “喜气我都没沾到,万一不幸福,你可别后悔!”童雪罕有的孩子气。蒋诺辰还是摇头,一副决不妥协的样子,她叹口气,认命的吃菜。

    晚饭结束,不过是十点,汪雪就被蒋诺辰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心急什么!人还能跑了?”她埋怨着,眉眼皆是笑意。

    房间只剩两人,蒋诺辰收拾了桌子,把女人抱上了床,轻手轻脚,态度虔诚。

    一切水到渠成,临门一脚的时候,男人突然就停了,从未有过的心慌,他给女人穿好衣服,紧紧的抱着她。

    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他莫名的难受,几乎一个小时叫醒女人一次,确定没事,又哄着她睡着。童雪想安慰他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,只是隔一会儿,就捏捏男人的手,示意自己还在。

    然而,半夜三点的时候,童雪再也叫不醒了。

    蒋诺辰忍住崩溃,第一时间打了120,然后通知汪雪,临上救护车,鬼使神差还下来抱了女儿。

    她那么舍不得孩子,万一有事,一定会为她留住的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一番抢救,人却再也没醒。

    蒋诺辰像疯了一样扑到她床前,谁拉也不走,他不敢置信,抱着孩子在她面前,“别睡了,早就叫你多动动的。你起来,我带着你们周游世界,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,我欠你的太多,以后一点点还给你啊!”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涕泪横流。惹得周围的医生护士都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汪雪赶到的时候,看见这副情景,手脚一下就软了。

    “蒋哥,嫂子她?”她扑过去,接过熟睡的孩子,一脸不忍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睡着了。”蒋诺辰应着,又拉起童雪的手,轻声呢喃,“汪雪来了,你快起来,别让她看笑话。”